《永遠在路上》第六集《拍蠅懲貪》

[video:《永遠在路上》06_第六集_拍蠅懲貪]

  【新聞播報】 

  根據中央統一部署,中央巡視組在今年3月到5月開展了今年的首輪巡視,就在昨天,13個中央巡視組已經全部向被巡視地區和單位反饋了巡視情況,首輪巡視發現的…… 

  【解說】20147月,中央巡視組公布的問題清單中,指出一些地方“小官巨腐問題嚴重”、“農村基層腐敗不容輕視”、“基層反腐敗斗爭形勢比較嚴峻”。10月,新一輪巡視公布的問題清單中,“蒼蠅式腐敗”、“基層腐敗”、“小官巨腐”等詞匯再次高頻出現。與此同時,各地相繼通報的一系列案例,也引起了全社會的高度關注。從這些案例中不難發現,黨員干部違法都是從違紀開始的,破法必先違紀。所以要把紀律挺到前面,做到紀嚴于法、紀在法前。 

  【解說】于凡,西安市一個社區的居委會主任,利用社區拆遷改造項目為自己牟利,單筆受賄就達5000萬,涉案總金額高達1.2億元。 

  北京市朝陽區孫河鄉原黨委書記紀海義受賄9000余萬元。 

  海淀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挪用資金1.19億元。 

  馬超群,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經理,被調查時家中搜出1.2億現金、68套房產、37公斤黃金。一名副處級干部,靠著手中的供水權,竟然能貪腐金額如此巨大,一時引發公眾熱議。 

  在中央巡視組公布的問題清單中,河北省是“小官巨腐”問題嚴重的地區之一。根據巡視反饋意見,河北圍繞“小官巨腐”問題開展了專項治理,選取了土地開發、城市建設、供水、村官腐敗等10個容易出現問題的重點領域,清理查處違紀違法案件。 

  【同期聲】陳超英(河北省紀委書記) 

  從現在查處的情況來看,有的讓我們也都是觸目驚心。我們開展這個(專)項行動一年了,立案的已經將近1萬件,9000多件,從現在看已經查處了6000多人,過100萬的190個,過1000萬的31個。這些人級別都很低,但是他們貪的數量都是很驚人。 

  【解說】“小官巨腐”案件中,官員職級和涉案金額強烈反差所形成的震動效果,提醒著人們基層腐敗問題的嚴重性。但其實,“小官巨腐”只是基層腐敗的一種類型,還有些案件雖然涉案金額不大,但它們的惡劣影響,卻不能僅僅用金額數字的多少來衡量。 

  【解說】這里是山東泰安市寧陽縣的一個村莊。小靜今年12歲,她的父親去世,母親失明,母女倆每月靠160元低保金和600元兒童福利救助金生活。但是,居然還有人打這600元兒童福利救助金的主意。2013年,小靜有9個月的總共5400元的福利救助金,被當地民政局福利辦原主任張士龍私自截留。 

  【同期聲】張士龍(寧陽縣民政局福利辦原主任) 

  我當時因為炒股票,大起大落,一天可以跌得一分錢沒有,所以還剩不到一萬塊錢,所以為了從股市上補回一點損失吧。 

  【解說】2013年,寧陽縣有20多個符合救助條件的孩子通過了審批,可以得到每月600元福利救助金。張士龍作為經辦人,利用職務便利,把前9個月的錢私自取走后,才把救助卡交給這些家庭,對他們謊稱救助金是從10月才開始發放的。20多個孩子19月的救助金共15.74萬元,被他用來炒股以及日常消費。這些孩子要么是孤兒,要么是父母有嚴重殘疾,都是極度貧困的家庭。5400元看起來不多,對他們卻不是一個小數目。最終,有人偶然查看了救助卡的歷史交易紀錄,產生了懷疑并舉報,寧陽縣紀委迅速查清了張士龍的違紀問題,并做出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處分,最終張士龍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 

  【同期聲】小靜母親 

  像我這樣的老百姓也是覺得,他這個黨員不該這樣做,作為一個黨員,一個國家干部,不該這樣。 

  【解說】在各地紀檢監察機關近年查處的腐敗問題中,有不少是類似這樣的情況,侵害的是貧困群眾的利益。低保金、危房改造資金、救災款,當腐敗分子向這些“救命錢”伸手,不論金額大小,引發的民憤是極大的。 

  【同期聲】桑根臣(寧陽縣監察局副局長) 

  孤兒是無助的孤兒,他的惡劣點在這里,群眾很憤恨,因為基層的干部直接和群眾打交道,你發生一個事他可能就影響一片。 

  【解說】還有一些腐敗問題,雖然看似沒有直接侵害哪一家哪一戶的利益,但是危害同樣是巨大的。 

  【解說】這里是廣西北海。風景如畫的銀灘是這座海濱城市的標志。銀灘大道是近年的一個重點工程項目,它的建設涉及到不少征地拆遷工作,而在這中間發生了一起腐敗窩案。銀海區征地辦的部分工作人員伙同個別鎮村干部、社會人員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涉案金額達500多萬元,共有16人牽涉其中,不同程度地違紀違法。 

  【同期聲】吳華(銀海區紀委紀檢監察室主任) 

  征地辦工作人員就起到主導作用,作案的手法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都是無中生有。 

  【解說】征地辦里有9名工作人員,通過無中生有的手段,虛報拆遷戶,虛報拆遷面積、虛報地面上的青苗數量等等,來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由于補償款是直接發放到村民的銀行卡里,他們找到個別鎮村干部,還有自己熟悉的村民,彼此串通,騙到補償款后一起瓜分。 

  【同期聲】潘光旭(銀海區征地辦原工作人員) 

  想過是違法,但是呢,還是要去做,思想就是感覺上這個班好像沒什么錢一樣,覺得錢太少了,那種貪婪、虛榮之類的。 

  【解說】身為政府機構工作人員卻挖國家墻角,全無負罪感和法紀意識,這樣的行為在當地帶來的示范效應是極其惡劣的。有村民聽說別的村民撈到了好處,又主動去找征地辦工作人員提出“合作”。 

  【同期聲】 

  村民:這個錢是不賺白不賺的這個想法,也沒有說覺得違不違法,光榮不,好像沒有什么無恥在里面,沒有這樣想,就覺得如果他可以這樣做的話,就覺得他有本事,可以靠關系拿到更多的錢。 

  村民:主要是看干部怎么做,如果是干部他能廉潔公正,那下面的人也不會這樣做,你想報多一點,干部他如果是公平公正按照實際來做的話,你也報不了多少,也多不了。 

  記者:你覺得干部對老百姓的影響力很大? 

  村民:對,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大家都不誠信,大家都搞的話,單靠政府打擊能打擊得了多少呢。 

  【解說】如果手握權力的公務人員帶頭監守自盜,不僅讓國家財產受到損失,對社會風氣的破壞,對公理人心的傷害,是難以估量的。相比遠在天邊的“大老虎”,群眾對近在眼前的“蠅貪”感受更為真切。對于它的危害性,有人甚至用“蠅貪猛于虎”來形容。 

  【同期聲】程文浩(清華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 

  老百姓關注的更多的是他生活中看到的這些干部的實際行為。如果基層腐敗不能得到有效的遏制的話,實際上動搖了黨執政的基礎,而且會動搖群眾對黨和政府的這種信任。 

  【解說】20151月召開的中央紀委五次全會明確要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加大對群眾身邊腐敗問題的查處力度。20161月,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微腐敗”也可能成為“大禍害”,它損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眾獲得感,揮霍的是基層群眾對黨的信任。要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維護群眾切身利益,讓群眾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實際成果。 

  【解說】按照中央部署,各地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根據本地情況采取針對性措施,加大對侵害群眾利益問題的查處力度。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深入推進的進程中,這是必然要聚焦的一個重要戰場。 

  【同期聲】董天義(中央紀委黨風室工作人員) 

  據我們掌握的情況,侵害群眾利益的不正之風腐敗問題主要集中在扶貧領域、集體三資管理、土地征收和惠農領域,對于這些領域今年的中央紀委六次全會報告,專門把它作為查處的重點予以明確。 

  【解說】治理基層腐敗,需要深入分析其癥結和成因。通過近年查處的不少案例,能夠看到腐敗問題在不同地區特點各異,但其中也有不少共性。 

  【解說】安徽淮北是一座曾經因煤礦而興的城市,運煤的火車不時穿城而過,是這座城市里常見的景象。在國家整頓關停小煤礦之前,淮北不少村里都有村辦集體煤礦,烈山村就是其中之一。 

  【解說】烈山村的友誼二礦如今已經關閉停產。十多年前它曾經非常紅火,當時烈山村是淮北首屈一指的富裕村。當年的礦長劉大偉也因此成了村里的實權人物,并一步步成為村委委員、村黨委副書記、村黨委書記。 

  【解說】然而,如今的劉大偉卻成了“小官巨腐”的一個典型。20145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視組進駐淮北,烈山村數百名群眾聞訊而來,舉報劉大偉的貪腐問題。省委巡視組將線索移交淮北市紀委、烈山區紀委立案調查,劉大偉聞風出逃美國。20148月他潛返回國時被警方抓獲。 

  【同期聲】 

  村民:十個人有十一個人討厭他。 

  村民:都是恨之入骨。 

  村民:逮著劉大偉的時候都高興得不得了,都放煙花。 

  【解說】目前,劉大偉連同其親屬和有關公職人員共計19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經調查,從1996年至2014年,劉大偉伙同親屬及有關公職人員,將烈山村的集體資產用各種手段或侵吞或挪用,涉案金額超過1.5億元。到他落網時,人們發現村集體的錢已經被他掏空。 

  【同期聲】村民 

  原來這煤礦干得紅火的,那么有錢,現在變得那么窮,這什么原因,老百姓哪個不清楚,哪個都明白,你掙錢都讓他敗完了,村里都沒有了,最有錢的村敗成最窮的村。人經常不是說嗎,原來說句難聽話,人家外面原來說烈山狗都能說著對象。 

  記者:烈山狗什么? 

  村民:狗都能說著對象。 

  記者:狗都能談到對象。 

  村民:對,現在人都談不著對象。 

  【解說】村集體資產被劉大偉掏空,并不是一夜之間發生的事。調查發現,劉大偉從十多年前就開始精心布局,早就做好了各種準備企圖逃避查處。 

  【同期聲】張洪濤(淮北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科科長) 

  他大概二三十家公司,相互之間進行轉賬,和資金之間的交叉,公司與公司之間,公司與個人之間,包括個人與個人之間,像我們看第一感覺好亂,但實際上經過認真梳理以后發現,他自己不亂,他的會計也不亂。復雜程度和它的難度是我從事公安工作以來,見到的第一起這么難的案子。但是最后把他幾個罪名都查證屬實,都認定了。 

  【解說】十多年來,劉大偉持續轉移、挪用集體資產,烈山村內部的監督實際上完全被架空。雖然烈山村也按制度設置有“村民理財小組”,監督村里的三資管理,但實際上,不論是村民理財小組成員,還是各村辦企業的財會人員,都是劉大偉安排的親屬和親信。 

  【同期聲】苗思俠(涉案人員) 

  他安排做理財小組,其實我也不懂理財小組,對會計這方面我也不懂,我也沒學過財會這方面的。我反正看他們簽字我就簽字了。 

  【解說】苗思俠是劉大偉小孩的舅媽,劉大偉在出逃之前,還指使她把村集體和企業的賬本全部燒毀,銷毀證據。多年來村集體資產實際被劉大偉個人把持,集體企業經營情況如何、有多少集體資產,從不向村民公開。村民們對此并非沒有疑問,但對于敢質疑他的人,劉大偉就予以蠻橫打壓,甚至于動用黑惡勢力毆打。劉大偉在村里如此橫行霸道,為什么鎮、區等上級部門不管不問?村民們都認為劉大偉“上面有人”,而調查結果證實了村民們的猜想。烈山區原區委書記劉亞、原區委副書記陳振江、原常務副區長董海波、烈山鎮黨委原書記任啟飛等人都與劉大偉關系密切,存在包庇袒護、收受賄賂的情節。例如原區委副書記陳振江就收受賄賂20萬元。 

  【同期聲】陳振江(淮北市烈山區區委原副書記) 

  他直接到我辦公室去的,和他愛人一道。他也沒說什么,很快也沒坐,放在辦公室里就要走,我說你這個錢太多了我不可能拿,他說你用吧沒事。也推辭了,沒推辭掉,就是這種情況。 

  【解說】陳振江說,當時烈山區區長空缺,傳言他將要被提拔為區長,劉大偉因此主動上門來送錢,希望他當上區長后多多關照。而劉大偉則說是陳振江主動來找他索賄。 

  【同期聲】劉大偉(淮北市烈山社區黨委原書記) 

  他當時是區委副書記,他到企業來拉贊助。他就是說大家能不能幫忙支持一些,其實就是說問你支持多少錢。 

  【解說】不論到底是劉大偉主動行賄還是陳振江主動索賄,這20萬元的權錢交易,實際上雙方是你情我愿。劉大偉上結關系網、下貪集體財,讓村民們投訴無門。 

  【同期聲】 

  張成偉(烈山村原村委委員):他就跟脫韁的野馬一樣,沒人管,久而久之形成這個局面了。如果省委巡視組不來,光在區、鎮范圍內,市里面的范圍內,我個人認為,還是解決不掉的。 

  村民:不過現在好了,老百姓以后可以舒坦了,他被抓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那就這樣一回事。 

  【解說】劉大偉落網后村民們拉起橫幅,燃放鞭炮煙花慶祝,這樣的舉動里包含的是民心。只有嚴懲腐敗,才是民心所向。烈山村被劉大偉把持的日子終于成為過去,而應有的反思還需要繼續。在這一案件中,突出地反映了一些農村三資管理混亂、村官權力失控、地方黨委紀委失責的問題。省委巡視組巡視督辦,使得劉大偉和多名“保護傘”最終得到制裁。然而,基層腐敗問題顯然不能只靠上級的巡視督辦來解決。 

  【同期聲】董天義(中央紀委黨風室工作人員) 

  關鍵難點和重點就是把責任壓實在基層,讓基層黨委紀委承擔起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還是要靠基層,所以基層承擔起責任這是問題的關鍵,目前看來也正是在這方面存在薄弱點,所以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 

  【解說】針對這個問題,中央明確要求,要層層傳導壓力,強化責任落實。省市兩級黨委、紀委要把壓力傳導到縣鄉,責任壓到基層??h鄉黨委要發揮關鍵作用,縣鄉紀委要把查處侵害群眾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作為主要工作任務,有關職能部門要加強管理監督,對失職瀆職的要嚴肅問責。 

  【同期聲】董天義(中央紀委黨風室工作人員) 

  動員千遍不如問責一次,沒有責任追究就沒有責任落實,通過問責來傳導壓力,讓基層黨委紀委積極主動地去謀劃,去想辦法去解決存在的突出問題。 

  【解說】當前,基層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依然易發多發,它們發生在基層,治理也必須要靠基層。中央提出“層層傳導壓力,強化責任落實”,目的就是要壓實基層責任,是責任就必須擔當,不負責任就要被追究。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各級黨委紀委真正貫徹中央部署,根據各地的具體情況,出對策,想辦法,實實在在地去整治、去查處基層腐敗問題。 

  【新疆工作紀實小片段】 

  老百姓:咋說呢? 

  紀委工作人員:沒事你大膽地說,沒關系,我們是州紀檢委的工作人員,你放心。 

  老百姓:就是給老百姓裝滴灌的事。老百姓不是裝滴灌嗎,別的村全是一畝地400多塊錢,我們大莊子村老百姓是600多塊錢,這個有點不合理。 

  【解說】從一段時間開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開始實施基層巡察制度。實際上是參照目前中央和省一級黨委的巡視制度,把巡視進一步向基層延伸。巡察組成員從各市縣區紀檢監察機關工作人員中抽取,不定期下到各鄉鎮村,和百姓全面接觸,聽取意見、受理舉報、四處走訪,目的是真正深入基層,主動去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同期聲】徐海榮(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書記) 

  他要巡察哪個鄉,那巡察人員一定要到這個鄉里去工作一段時間,在工作期間要深入到村里去工作,聽取人民群眾對我們的鄉鎮黨委、政府,對村兩委成員的意見,如果他們有什么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都可以發現,都可以揭露。我們巡察一個鄉,我們的巡察人員基本上要做兩個月。 

  【解說】這里是新疆一個名叫則格德恩呼都格的村莊,它是自治區級貧困村,2015年人均年收入只有6000多元。為了改善當地的貧困狀況,有不少惠農政策和扶貧項目在這里實施。在巡察中,工作人員接到了村民關于村黨支部書記卡木爾的問題反映。 

  【同期聲】張澤香(和碩縣紀委工作人員) 

  有村民反映,說他小麥補助款上有問題,然后我們是每一家農戶一項一項地進行核對,因為他這個申報上去的小麥補助種植面積里面,有每一戶農戶的姓名,我們是一個一個進行落實的。然后發現有13戶農戶沒有種小麥,他給申報上了。 

  【同期聲】程文浩(清華大學廉政研究中心主任) 

  強調這個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是非常必要的?;鶎拥狞h政部門和官員權力太大、過于集中,而他相應的領導責任太小。改變這種權責不對等,就是一方面要減少公共權力,要壓縮規范公共權力,另一方面要強化權力對應的這種責任,而且這個領導責任一定要嚴格追究,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才能促使各級領導干部都能夠第一管好自己,第二管好下屬。 

  【解說】近年來,在基層腐敗問題的查處當中,除了處理當事人、涉案人,已經有一批對自身職責認識不清、落實“兩個責任”不力的黨員領導干部也被問責。 

  【解說】去年12月,安徽省紀委通報了一起案例,追責對象從普通黨員干部直到廳級干部,被處理的人員達20人。事件的起因是,一家企業到宿州市埇橋區宋廟小學舉行捐資助學活動,給30名貧困學生每人捐助1200元。這本來是好事,但宋廟村村支書和宋廟小學校長卻自作主張,決定讓受助的貧困生每人拿出200塊錢,招待來捐助的企業工作人員吃飯。 

  【同期聲】馬計杰(宋廟小學原校長) 

  來給我們送東西了,捐助了,好像有這個思想,總得讓人吃頓飯。從現在說,我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了,當時咱也沒有把老百姓利益放在第一,也沒考慮這個問題。 

  【解說】學校和村委會隨即召集受助學生家長開了個會,提出讓每家拿200元作為接待餐費。 

  【同期聲】 

  受助學生家長:想想人家還能自己再掏腰包去吃飯嗎,給就給吧。人家都能獻愛心,從合肥跑這兒來,咱還能那樣。 

  受助學生家長:反正都有點想法,別人都同意了,俺能不同意嘛。 

  【解說】不管是否情愿,家長們并沒有表示反對,錢很快就收齊了。這些家庭都是村里的特困家庭。這戶人家有兩個孩子,孩子的母親患有精神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家里的老人也患有疾病,靠孩子父親一人打工維持全家生活。而這一戶人家則是孩子父親去世,母親拋下這個家一去不回,只剩下年邁的爺爺奶奶撫養孩子,生活十分艱難。 

  【同期聲】 

  記者:1200塊錢對你們家來說…… 

  受助學生家長:快頂一萬了,對咱家來說。 

  記者:為什么這么說? 

  受助學生家長:還得要謝謝人家。 

  【解說】讓貧困家庭從捐助款里拿出200塊錢請吃飯,這樣的事顯然不該發生。捐助儀式當天中午,這頓飯一共去了86人,除了捐助企業人員和受助學生,還有校領導、教職工、村兩委成員、鎮中心校工作人員、鎮黨委宣傳委員,飯費一共2756元。雖然平均到每人只有33塊錢,標準并不高,但進行不必要的吃請,還把費用攤派給貧困生,是嚴重違反群眾紀律和八項規定精神的行為。隨后,有一名知情人把這個情況告訴了一個當地記者,記者隨即到村里和學校進行采訪。學校感到緊張,把這一情況向埇橋區教體局做了匯報。局長朱勇的反應并不是要嚴肅查處下屬的違紀行為,而是馬上讓人去公關媒體,讓報道不要見報。 

  【同期聲】朱勇(宿州市埇橋區教體局原局長) 

  這個題材太敏感了,一邊是扶貧救助,一邊又牽扯到捐款,又是學校,這都是敏感,這個是個定時炸彈,你如果報道出去不可收拾。我們的想法盡量把影響負面達到最低限度,希望記者能夠給我們基層最大限度的理解,甚至把一些負面的變成正面的報道,都有這種期待,多少年來都是這種,可以說是習慣思維,慣性思維,就是這樣。 

  【解說】接到朱勇指示去和媒體做溝通的,是教體局紀委書記杜玉侯。從職責來說,紀委書記應該去查處違紀行為,這位紀委書記卻忙于找媒體“滅火”。一頓不該吃的飯,又引出另一頓不該吃的飯。杜玉侯輾轉托關系找到了這名記者所屬的《市場星報》宿州記者站負責人,設宴邀請。這頓飯錢是鎮中心校出的,花費900多元。 

  【同期聲】杜玉侯(宿州市埇橋區教體局原紀委書記) 

  我來和經常和我們教體局打交道的這些新聞媒體(聯系),然后問了一下他們,是否認識這個《市場星報》的,然后他們從中搭線,然后就聯系上了。在酒桌上簡單地說了這件事,然后我請求新聞媒體不要再報道了。 

  【解說】《市場星報》宿州記者站站長接受宴請之后,和杜玉侯達成了一個交易,記者站站長承諾不讓報道見報,而杜玉侯則授意區中心校和他簽訂了1萬元的廣告合同。公關完媒體,教體局認為這件事就此平息了,對侵害貧困學生利益的行為也沒有進行任何調查處理。 

  【解說】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當事記者對此不滿,將這一線索告訴了《安徽商報》的同行,這一事件最終還是見報了。安徽省委、省紀委高度重視,迅速成立調查組,事實最終被查清。宿州市委、市紀委、埇橋區委因為履行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不力,主要領導被進行誡勉談話;埇橋區紀委書記落實監督責任不力,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埇橋區教體局局長、區教體局紀委書記、鎮中心校校長等人不認真履行管理監督責任,還試圖阻止媒體曝光,對抗組織調查,分別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行政撤職等處分;搞“有償不聞”的記者站站長也被所在媒體辭退。 

  【同期聲】朱勇(宿州市埇橋區教體局原局長) 

  多么低級的錯誤就這樣犯了,主體責任和監督責任,我確確實實我作為局長落實不力,帶來這么多的影響,我作為局長感到很痛苦、內疚。 

  【同期聲】杜玉侯(宿州市埇橋區教體局原紀委書記) 

  聯系記者宴請媒體確實不是我們應該做的工作。作為一個紀委書記,你的主業主責是監督執紀問責,這個偏離了,相當于角色錯位。23日《中國紀檢監察報》有一篇文章,說這位受重處分的紀委書記錯在哪兒,里面有一句話,不去解決問題,最終問題會解決你,這個讓我記憶深刻。 

  【解說】有關黨委紀委,特別是埇橋區教體局局長和紀委書記從職責來說,本應去調查、去問責,但他們卻對自身責任不明、認識不清,最終反而成為了被調查、被問責的對象?!窘庹f】按照國家惠農政策,種植小麥的農戶可以享受小麥種植補貼款??緺栐谏陥笮←湻N植面積時,私自增加了13戶沒有種小麥的村民,虛報面積500多畝,冒領補貼款5萬多元。 

  【同期聲】卡木爾.卡生木(則格德恩呼都格村原黨支部書記) 

  以前上面不來復核,是村里面自己復核種植面積,就是我們自己說了算,種了就往上報以后,上面也就確定了。 

  【解說】調查發現,除了虛報冒領小麥補貼,卡木爾還截留自治區政府給貧困牧民發放的扶貧羊,總共500多只,自己截留了41只,賣掉獲利49千多元。問題查清后,和碩縣紀委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并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同期聲】卡木爾.卡生木(則格德恩呼都格村原黨支部書記) 

  村里面當這個村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都是我一個人兼,當時我也覺得在這個村里面,也就我說了算,可以說是權力最大的,這個時間一長膽子越來越大。 

  【解說】基層干部權力太過集中,監督管理又相對薄弱,是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問題。新疆希望通過巡察的方式,加大上級監督的力度,拓寬主動發現問題的渠道。 

  【同期聲】徐海榮(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書記) 

  我覺得這個巡察的效果很好,我們今年查處鄉鎮以下的黨員干部的案子增長60%,大數60%這么一個比例,跟我們巡察工作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是有很大關系的。 

  【解說】類似的工作方式,目前在全國不少地方已經在嘗試。在貴州,全省現在有1487個民生監督組在開展工作,已經覆蓋到縣鄉一級。貴州自古有“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人無三分銀”的說法,現在也是全國貧困人口最多的省。在中央大力扶貧的背景下,貴州的惠民項目多、資金量大,發現和查處民生資金領域的腐敗問題也就至關重要,這也是民生監督組的工作重點。 

  【解說】這個村莊名叫大榜村,2012年曾經遭受特大暴雨災害,暴雨引發泥石流,村里的大片田地被沖毀。民政部門來調查災情后,撥給村里2萬元救災專用款。然而,村民們卻從來不知道有過這筆錢。 

  【同期聲】 

  村民:我們其實都不曉得,村干部也沒有通知,大隊上也沒有通知,沒有得過。 

  村民:上一級來一筆款,你們干部都曉得,我社員不曉得,你們幾個人不吭聲,我們社員哪曉得呢,這是實際的話。 

  記者:這個東西分給誰,如果大家都不知道的話,怎么知道到底分得公不公平? 

  村民:那就不清楚了,公平也不清楚,不公平也不清楚,分也不曉得,不分也不曉得。 

  【解說】原來這筆錢撥到村里后,村黨支部書記劉洪權、村委委員楊林、劉洪文三個人開了個小會,私自決定把這兩萬元分給八戶人。這八戶人全是這三名村干部的親屬,例如劉洪權的爺爺、父親、姐姐,楊林的媽媽、哥哥等等。救災款發放沒有進行任何公示,民政部門也沒有對此進行監督。 

  【同期聲】 

  記者:有沒有上級部門再來檢查一下? 

  楊林(大榜村原村委委員):有,但也就是下來咨詢一下就行了。 

  記者:他們怎么檢查? 

  楊林(大榜村原村委委員):他們來檢查就是問我們這個錢發下去了沒有,他到戶里面沒有去。 

  【解說】信息不公開,監督不到位,使得村民利益受到侵害還毫不知情,這也是基層腐敗案例中比較常見的一種情況。貴州在民生監督組的工作實踐中也感覺到,發現問題不能僅僅寄望于村民的舉報。 

  【同期聲】 

  楊萍(沿河縣民生監督組成員): 

  很多老百姓他都不知道國家有這么一筆款,他也無法去告,他就覺得沒問題。村干部為什么敢這么做呢?因為他知道鄉里面沒有人來核實這個問題,他知道反正我錢一到位了,鄉里面的人就沒有人來派下來核實我到底發沒發,老百姓也不知道我到底發沒發。 

  監督組成員問詢村民:你當時申請的是好多(多少)?總的金額是好多(多少)…… 

  【解說】針對這樣的現實,從去年開始,貴州省民生監督組開始進行“專項監察”,每年主動選取幾個重點領域,調取資料,從資金撥付的源頭向下查,要求見人、見項目、見資金,每筆資金按文件記錄是撥給誰的,必須找到當事人一個一個核實。大榜村的這起私分救災款事件,就是對當地民政資金進行專項監察發現的。工作人員到村里要求面見拿到救災款的當事人,結果發現該拿的人并沒有拿到。 

  【同期聲】黃文勝(貴州省紀委副書記、監察廳廳長) 

  把這個領域的問題搞清楚,要過篩子一樣整個梳理一遍,據統計,我們去年民生監督整個案件量占到全省的85% ,那么這個專項監察發現的問題占到民生監督的三分之二。 

  【解說】中央紀委六次全會明確要求嚴肅查處扶貧領域的虛報冒領、截留私分、揮霍浪費問題,以嚴明的紀律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保障。作為扶貧工作大省,貴州省各級黨委紀委貫徹中央部署,通過民生監督、信訪舉報、項目審計等多種方式主動出擊,一旦發現問題線索一追到底,一大批扶貧領域的腐敗問題由此被發現并查處。這無疑令人欣慰,但它已造成的傷害,也一再警示各級黨委紀委,如果扶貧領域發生腐敗問題,導致中央的好政策落實不到位,對民生的幫扶效果打折扣,不僅傷害民心,也會直接影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一重大目標的實現?;鶎痈瘮栴}點多、量大、面廣,治理它并非一日之功,需要各級黨委紀委本著真正把群眾利益放在心上的責任感,持之以恒地投入這場意義重大的戰役。 

  【同期聲】陳敏爾(貴州省委書記) 

  群眾向往的事也是我們應該重點做的事。誰來負這個責,誰來擔當這個事,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還是跟中央提出的落實兩個責任,抓住落實主體責任這個牛鼻子。而抓住主體責任這個牛鼻子,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問責。中央提出來問責是個利器,最有力的一個方法,就是你有責任,層層傳導、層層落實。那他萬一不落實呢?他不履行呢?問責。 

  【解說】每一起基層腐敗案例的發生,都會讓百姓感到受傷和憤怒。而每當一名腐敗分子被查處,得到的是百姓由衷的贊許和擁護。 

  【同期聲】 

  群眾:以前去辦事,禮節上沒有(送)一點東西,你會辦得到事情么?我們現在出去辦事,找領導不會推三推四,去找他,今天能夠辦到的事情,基本上今天馬上就會給你辦。 

  群眾:(維語)腐敗是我們非常反感的事情,現在國家大力進行反腐敗是非常好的,看到國家反腐敗,我們感到非常高興。 

  群眾:小蒼蠅真的很厲害,就像小螞蟻一樣,它可以搬家,搬掉一棟房子,就這一樣的道理,這兩年比以前好多了,救濟款那些都會到(群眾手上),不會(被侵占)。有變化,變化很多,希望習總書記一直(把反腐?。﹫猿值降?。 

  【解說】加大力度整治群眾身邊的“蠅貪”,既是全面從嚴治黨向基層延伸的必然舉措,也是人民對反腐的客觀要求。2014121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江蘇省鎮江市調研。走進普通農戶家,看看農民的生活狀況,是習近平調研的重要內容之一。 

  【同期聲】老百姓:總書記您好!你是腐敗分子的克星,全國人民的福星,世業人民歡迎你。 

  習近平:一定不辜負全國人民的期望。 

  【解說】人民的心聲、心愿、心念就是民心,必須始終與人民心連心,切實解決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讓人民群眾不斷體會得到,享受得到全面從嚴治黨的成果,人民的獲得感,是一個國家最最寶貴的財富,是真正的執政之基。 


附件下載:

狠狠做五月深爱婷婷天天综合㊣狠狠做五月深爱婷婷天天综合㊣久久精品国产自在天天线㊣精品裸体舞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